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只应守寂寞,还掩故园扉|福利偷拍视频男人天堂

一方山水养一方人,桃水村虽然偏僻,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。

只是这里地处偏僻,只有一条险要的泥巴路,隔着二三十公里才能到乡上,更别说县城,去县城一趟,只能在城里过夜。

这天有些暗沉,估摸着是要下雨了,马良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,刚上完课,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给锄了。

他挺清秀的,有点书卷气,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来了,父母前两年死了,留下了三间大瓦房,还有一屁股的债,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,还要干农活。

回了家,他找了几圈,都没见着锄头,只能先借一把。

他这里没几户人家,地广人稀的,就隔壁有个王大麻子家,他现在在外地打工,就老婆在家。

说起他老婆香兰,那村子里不少男人都流口水,皮肤那个白嫩,身材丰满,尤其是胸口圆鼓鼓的,而且相貌妩媚,总感觉在勾引男人。现在孩子刚出生没多久,在家带孩子。

而马良总感觉这个香兰姐对自己有意思,好几次在门口的水井洗菜洗衣,都能看到她没穿里衣,白花花的羊脂软玉不停的晃着,真叫人想咬几口。

马良总是偷偷的看着,他其实老想个女人了,只可惜家里穷,加上身子没那么壮,干活不行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。

“香兰姐,香兰姐,在屋么?”马良在门口叫喊了两声,见没人应,就走了进去。

她这院子挺大的,马良一直朝里走去,到处看了看,却终于看到了香兰姐。

她正抱着小孩,打着盹,但胸口雪白的一片却露了出来,那翘翘的弧度,又大又软,孩子一口咬着,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马良,嘴上而是使劲的吸着。

马良瞪大了眼睛,一动不动,心慌意乱的。

之前都是偷偷看,这次可算得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,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。不知不觉,身下的小兄弟已经挺立了。

“马良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香兰醒来,就见隔壁的马良呆了一样盯着自己,她低头一看,明白了。

“香,香兰姐”马良结结巴巴,脸通红,居然被抓了个现行!

香兰姐瞄了一眼他裤裆,也扯了扯自己衣服:“**吃奶,我犯困,打了会儿盹,瞧你盯的模样,难不成也想来吃一口?”

这绝对是挑逗!

“不是的,香兰姐,我,我是来借锄头的”马良尴尬道。

“锄头不就在门口那旮旯里搁着”

“我,我知道了,我先去了”马良转身就跑,脑袋里还是那一片白。

看到他这惊慌的模样,香兰笑起来,但随后叹了声,自己的苦,又有谁知道,死鬼老公半年也难得回来一次,自己一个女人家,夜里的空虚寂寞,没有人知道。

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只能一个人用手解决。

马良扛着锄头,这个香兰,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挑逗他。以前有次找他帮忙掌楼梯,结果一不小心滑下来了,压在他身上,半响都没起来。

来到自家的地,看着愈加阴沉的天,马良挖起来,下午还有节课得去学校里上了。

挖了会儿,碰见了个硬东西,几锄头下去,还是没反应,这块地一直是荒着的,大石头很多,他抠干劲了周边,咬着牙把石头翻起来。

这一翻不要紧,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。黑漆漆的,不知道弄了什么。

他伸手下去摸了摸。

一方山水养一方人,桃水村虽然偏僻,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。

只是这里地处偏僻,只有一条险要的泥巴路,隔着二三十公里才能到乡上,更别说县城,去县城一趟,只能在城里过夜。

这天有些暗沉,估摸着是要下雨了,马良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,刚上完课,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给锄了。

他挺清秀的,有点书卷气,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来了,父母前两年死了,留下了三间大瓦房,还有一屁股的债,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,还要干农活。

回了家,他找了几圈,都没见着锄头,只能先借一把。

他这里没几户人家,地广人稀的,就隔壁有个王大麻子家,他现在在外地打工,就老婆在家。

说起他老婆香兰,那村子里不少男人都流口水,皮肤那个白嫩,身材丰满,尤其是胸口圆鼓鼓的,而且相貌妩媚,总感觉在勾引男人。现在孩子刚出生没多久,在家带孩子。

而马良总感觉这个香兰姐对自己有意思,好几次在门口的水井洗菜洗衣,都能看到她没穿里衣,白花花的羊脂软玉不停的晃着,真叫人想咬几口。

马良总是偷偷的看着,他其实老想个女人了,只可惜家里穷,加上身子没那么壮,干活不行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。

“香兰姐,香兰姐,在屋么?”马良在门口叫喊了两声,见没人应,就走了进去。

她这院子挺大的,马良一直朝里走去,到处看了看,却终于看到了香兰姐。

她正抱着小孩,打着盹,但胸口雪白的一片却露了出来,那翘翘的弧度,又大又软,孩子一口咬着,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马良,嘴上而是使劲的吸着。

马良瞪大了眼睛,一动不动,心慌意乱的。

之前都是偷偷看,这次可算得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,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。不知不觉,身下的小兄弟已经挺立了。

“马良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香兰醒来,就见隔壁的马良呆了一样盯着自己,她低头一看,明白了。

“香,香兰姐”马良结结巴巴,脸通红,居然被抓了个现行!

香兰姐瞄了一眼他裤裆,也扯了扯自己衣服:“**吃奶,我犯困,打了会儿盹,瞧你盯的模样,难不成也想来吃一口?”

这绝对是挑逗!

“不是的,香兰姐,我,我是来借锄头的”马良尴尬道。

“锄头不就在门口那旮旯里搁着”

“我,我知道了,我先去了”马良转身就跑,脑袋里还是那一片白。

看到他这惊慌的模样,香兰笑起来,但随后叹了声,自己的苦,又有谁知道,死鬼老公半年也难得回来一次,自己一个女人家,夜里的空虚寂寞,没有人知道。

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只能一个人用手解决。

马良扛着锄头,这个香兰,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挑逗他。以前有次找他帮忙掌楼梯,结果一不小心滑下来了,压在他身上,半响都没起来。

来到自家的地,看着愈加阴沉的天,马良挖起来,下午还有节课得去学校里上了。

挖了会儿,碰见了个硬东西,几锄头下去,还是没反应,这块地一直是荒着的,大石头很多,他抠干劲了周边,咬着牙把石头翻起来。

这一翻不要紧,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。黑漆漆的,不知道弄了什么。

他伸手下去摸了摸。

$内容3$ $内容4$ $内容5$ $内容6$ $内容7$ $内容8$

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告知本网处理。